Logo

創造美好電子報

主持人專欄

畫出頂尖作品

 

 

許恩得

東海大學國際職場實習發展中心主任

 

107年公務人員高普考於10月19日放榜,而香港著名的武俠小說家金庸於同年10月30日去世。這兩件表面上無關的新聞,卻引起我思考一個問題:有多少公務員的人生像金庸那樣精采?

精采的人生都像一幅頂尖的作品,永遠讓人欣賞與懷念。讓自己活得獨特而有價值,是每個人的功課與責任。《聖經》的創世記有一個人叫雅各,在母親的腹中就開始與人競爭,長大之後為了得到長子的名份與祝福,處心積慮,設計兄長,並欺騙父親,所以基督徒都不太喜歡他。現在的人生如何不必在意,重要是未來要往何處去。雅各清楚自己的目標,為追求摯愛,不計時間與代價,對自己的選擇無怨無悔。為了拉結,他服事岳父七年。他因為深愛拉結,就看這七年如同幾天。岳父竟欺騙他,以大女兒利亞取代拉結,並無理要求雅各再服事他七年,才可以娶拉結為妻。為了拉結,雅各忍受委屈,又服事岳父七年。雅各履行義務之後,岳父又設法留住雅各六年。雅各努力工作,岳父卻欺哄他,改了十次的工價。雅各在外二十年的艱困環境,讓他開創出豐盛的人生,果然苦難是成功果實的養份。

金庸的人生很類似,1924年生於浙江海寧。前半生漂泊流離、多災多難。就讀嘉興中學時,爆發八年抗戰,開始過流亡學生的漂泊生涯。金庸念浙江省聯合高中時,因寫文章諷刺訓導主任而遭開除。1941年,金庸就讀位於重慶的中央政治學校(即政治大學前身)外交系,生活刻苦,常躺在一張長凳上睡覺。因看不慣國民黨職業學生的橫行,和訓育長產生爭辯,遭學校勒令退學。離開中央政治學校後,到中央圖書館任職兩年,閱讀大仲馬、狄更生、雨果、希臘悲劇等大量的西方文學。重重難關讓金庸練成絕世武功,共完成15部小說,有多部長篇小說多次被搬上螢幕,連鄧小平、蔣經國都是他的讀者。

根據考選部的統計,今年高普考報考人數總計9萬2385人,平均錄取率8.82%,創下23年來高普考次高,顯示考公職不再像過去是窄門。然而,要通過公職考試還是不容易,考上榜首更是困難。今年司法官特考及律師高考的雙料榜首是畢業於政治大學法律系的呂俐雯大四開始準備律師考試和司法官特考,每天讀書12個小時!畢業於台灣大學的陳緣豪考上社會行政類科的高普考雙榜,備考期間一天最多讀書15小時,連跑步時都在聽線上課程。高普考財經廉政雙榜首是畢業於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的溫翎雅,為了準備考試,她刪掉所有社交軟體,不玩臉書、IG,不去購物,沒有大餐、沒出去玩,每天讀書9個小時。根據報導,似乎考上的人都覺得完成人生最重要的任務,想要休息一下了。如果將通過高普考試視為人生的大目標,開始放鬆享受人生,就能了解大部分的公務員都非常平凡的原因了。

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溫翎雅小姐,7年前她因為學測滿級分而躍上媒體。她以為頂著名校光環可為薪資待遇加分,不料畢業後履歷投了廿多家,企業主只願給她新台幣2萬8000元。溫翎雅認為是她在大學期間在社團、活動上花太多時間,沒有實習經驗,更未規畫自己的前程所致。其實推動實習不是為了幫助同學獲得更較高的薪資,而是幫助同學認識自己,引導同學選擇自己摯愛的工作。只有了解自己,選擇適合自己的工作,並持續提升自己,才能讓自己成為頂尖的作品。

年輕人很容易因為薪水或學歷迷失方向。考上高考三級的薪水約新台幣4萬7000元;考上普考薪水約3萬7000元,可見高普考的起薪明顯高於一般的民間企業。此外,今年普考錄取2千多人,有97名博士報考,只有7名博士錄取。高考三級錄取3千多名,有213名博士報考,僅20名博士錄取,可見博士的專業沒有比大學或高中強。唯有不因短暫的高薪而放棄理想,或只追求學歷而忽略自己的能力強項,才可能開創出豐盛的人生。

日前媒體批露藝人郭彥甫的畫作登上法國羅浮宮,成為台灣之光,讓我想起十幾年前我參觀羅浮宮的一個感想。相信到過羅浮宮的人都看過「蒙娜麗莎的微笑」,可能很少人記得「蒙娜麗莎的微笑」對面的牆壁是掛什麼畫。那是羅浮宮最大的油畫—「迦南的宴席」,耶穌所行的第一件神蹟。你想畫「蒙娜麗莎的微笑」或「迦南的宴席」?其實畫什麼不重要,重要是要能畫出頂尖的作品,放在羅浮宮,流傳萬年!選擇什麼行業或工作不重要,重點要讓自己成為頂尖的作品。

 

編者的話

 

 

因為這份職務,我有機會閱讀很多實習生的報告或心得,覺得很多人寫的東西可以再加強,尤其是長期海外的實習。增進寫作能力,不外乎閱讀好的作品及學習其寫作技巧與文字風格。我在網上找到了類似實習報告的好文章,是參與雅禮協會(Yale-China Association)的英文教學計劃的耶魯大學畢業生,所撰寫的實地報告。雅禮協會是有百年歷史的非營利組織,主要致力於中美兩國的文化教育交流,並與耶魯大學有密切的合作關係。其中一項教育計畫,是讓剛畢業的耶魯學生,到中國問於長沙及安徽的中學,或到香港中文大學當兩年的英文教師。每一學期,計畫的教員都要寫一篇實地報告,敘述他們在異地教學的生活狀況與經驗;這些報告都有在協會的網站上公布,連結在此。我選了其中幾篇,將部分翻成中文如下。這幾篇文章不一定是十全十美、毫無瑕疵,但是它們都包含了具體的事例,用很生動活潑的文字敘述出來,讓讀者對他們在異國的生活經驗印象深刻。我覺得寫實習報告或心得的人,可以用其作榜樣。

第一篇是服務於安徽省休寧中學的Taylor Nicolas所寫,敘述她寒假去日本遊玩時,因為在中國住久了,去另一國家所受的文化衝擊:

 

Taylor Nicolas, Xiuning Middle School (安徽省休寧中學)

Arriving in Tokyo, I instantly noticed three things: everything was quiet and clean, and every interaction felt like it had been dipped in molasses. My passport was carefully accepted with two hands and gently placed in a tray before slowly being opened. After hours of travel, I found myself wanting to scream,Faster! Waiting to board the shuttle bus to my hostel, a bus company attendant meticulously organized all of our luggage by destination, tagged every bag, and gave every person a bag check ticket. It took what felt like an eternity (but likely was only a few minutes) for the bags to be organized under the bus according to the stop where they would be reclaimed. Compare this to the mad scramble to get your luggage onto and off of any bus in China. In the end, that initial input of extra time actually saved everyone time and spared me from having to crawl into the storage space to retrieve my bag. In every city and town that I visited in Japan, I was almost always the only person jaywalking. Why wait for a light to change when there are no cars? was a logic that seemed to appeal only to me.

 

一到了東京,我馬上察覺到三件事:到處都很安靜、乾淨、而且日本人說的話似乎都沾上了一層糖蜜。檢查我的護照時,辦事員很小心地先將護照本放在一個小盤子上,然後再慢慢打開查看。經歷了數小時的旅程,我已很不耐煩,想對每個人大吼:「快一點!」準備搭巴士到青年旅舍時,只見客運公司職員慢慢地將行李依目的地整理好,一個一個貼上行李條,再把行李條的收執聯交給乘客;他做這些事情似乎花了如永恆之久的時間(實際上可能只有幾分鐘)。這跟在中國搭車時,乘客們爭先恐後地去放置或拿取行李的情形比起來,可是天差地遠。但是,因為多花了這幾分鐘的時間整理行李,在抵達目的地時反而替大家省了不少時間,我也不用整個人爬進車子的行李箱內去拿我的包包。到每一個城鎮,我幾乎是唯一會違規穿越馬路的行人;我的邏輯是,燈雖然是紅的,但又沒車子,為什麼不能走?可是,當地日本人可不這樣想。

 

第二篇是服務於長沙市雅禮中學的Thomas Veitch所寫,講述他如何跟當地名為Patrick的老師解釋美國的總統選舉,同時要抑制他對川普當選的憤怒:

 

Thomas Veitch, Yali Middle School (長沙市雅禮中學)

The election still fresh in my mind, I was tempted to offer up my unfiltered opinion of Trump and his supporters. But I also felt that in unleashing a torrent of harsh criticism I might be doing Patrick a disservice. Upsetting as I found the election, and intolerable as I found Trump’s views to be, certainly some nuance was required to understand his voters and the forces that led him to the presidency. If I ignored any nuance in my response, I risked leaving Patrick with an incomplete or distorted picture of U.S. politics, even if that happened to skew toward a vision I endorsed. I ended up taking a two-pronged approach. I gave him my honest, strong-felt opinions about Trump, those that voted for him, and conservatism in the U.S. more generally. But I tried to couple this with a contextual overview of how most people come to identify with a particular party or none at all and took him through my own reasons for my liberal tendencies and decision to register as a Democrat.

 

選舉的結果還記憶猶新,我恨不得將我對川普及其支持者的看法,毫不保留地說出來。可是又想想,如果只是把川普痛罵一頓,無法增進Patrick對美國時事的了解。雖然我對選舉結果非常生氣,而且我非常不能忍受川普的許多觀點。但是要了解投票給川普的人以及導致他當選的因素,可能需要更細膩的方式去解釋。如果我的回應不夠細緻,可能讓Patrick對美國政治有不完整或扭曲的印象,儘管這樣的印象比較趨近於我個人的政治理念。最後,我是雙管齊下;我先是誠實地告知他我對川普、他的支持者以及美國保守主義的強烈意見,但是同時也講解了一下美國整體政治環境,並說明大部分人怎麼成為政黨支持者或是選擇不支持任何黨派,並用我自己當例子,說明我因為自由主義的思想而支持民主黨。

 

第三篇是服務於安徽省休寧中學的Megan Jenkins所寫,描寫她在中國過萬聖節,相當辛苦地尋找夠大的南瓜做南瓜傑克燈:

 

Megan Jenkins, Xiuning Middle School (安徽省休寧中學)

Last year, I really wanted to acquire some pumpkins for Halloween. This was an ordeal. None of the markets in WanAn, Xiuning, or even the fanciest supermarket in Tunxi carried sufficiently shaped pumpkins. They only had the long skinny pumpkins that are more squash shaped, ergo uncarve-able. After many exasperated attempts to express my 理想的南瓜 I kept getting the same advice, To the countryside! So last year I came to YuanFeng, my friend at the vegetable market in WanAn, who has always been wonderful to us. No matter what kind of sour mood Im in, I can always count on YuanFeng to smile and pull out the secret stash of extra crispy cucumbers for me from behind the counter. When I described how I needed to get some village pumpkins, she gave me some directions, which I quickly forgot so I was effectively knocking on doors asking residents, Show me your pumpkins! Eventually, we found nice round round 的, big big 的, stashed away in someones cellar. On my way back out of the village, I proudly showed YuanFeng my bag of loot slung over my shoulder, and of course she asked,How much? I told her the price and she looked at me horrified, How could you let them fleece you like that?

 

去年萬聖節,我真的真的很想找到南瓜,結果變成一個極難的挑戰。在萬安、休寧都沒有找到,屯溪最高級的超級市場裡雖有南瓜,卻是瘦長如葫蘆一般,自然無法用刀刻。我多次嘗試尋找「理想的南瓜」都是無功而返,得到的建議均為:「去鄉下找!」所以我後來去找元鳳,是我在萬安菜市場認識的一個朋友,一直對我很好。不管我的心情如何不好,元鳳總有辦法逗我開心,像是幫我特別留新鮮的黃瓜。我告訴她我想去農村買南瓜,她便給我指引路,我卻很快地忘記了;我只好在農村到處敲門,說:「給我看看你的南瓜!」最終,真的買到了別人深藏於地窖,又大又圓又好的南瓜。我很得意,把我買的一袋「戰利品」給元鳳看。她當然要問:「多少錢?」我告訴她價格,她可是嚇壞了,說:「你怎麼讓別人騙你這麼多錢?」

 

第四篇是服務於香港中文大學的Arielle Stambler,敘述她在香港學廣東話所遇的種種困難:

 

Arielle Stambler,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香港中文大學)

With its nine tones, various Romanization systems, and overload of slang, its sadly not a language I can see myself attaining fluency in any time soon. Ordering dim sum? Got that down. Asking for directions? Depending on the mode of transportation involved, I can probably do that too. But holding a conversation longer than five minutes without any translation? Thats exhausting.

The second reason Cantonese is hard to learn is that Hong Kongers speak English. In many cases, they speak English really well. When Im in the check out line in Park N Shop asking about whether the discount on apples is for three or four, I could certainly muster an ungrammatical but comprehensible form of the question in Cantonese. But the cashier is already organizing the groceries in my bag and informing me of the total in order to placate the long line of busy people waiting behind me, so we finish the transaction in my native tongue, not hers. Using English is efficient and convenient. Using Cantonese means Im holding everyone up for my own benefit.

So I sometimes opt for English even when I know the only way to learn this language is to practice it shamelessly at every opportunity. I also worry that insisting upon Cantonese when my conversation partner obviously knows English can come across as a bit insulting. Of course, the CUHK bus driver understands mythank you and the shopkeeper in Mong Kok knows how to respond when I ask how much? I can try to say Mgoi or Dim maaih a? and Ill get a Youre welcome or 10 dollarsin response. Hong Kongers speak English and theyre often proud of it.

 

廣東話有九個聲調,好幾種不同的羅馬拼音系統,以及很多俚語;我恐怕是無法馬上就精通這個語言。飲茶時點菜?這不難;問路?根據運輸方式,我應該還可以應付吧。但要我在沒有人幫忙翻譯的情況下,跟別人用廣東話聊天聊五分鐘以上,那真是累死人了。

廣東話難學的第二個原因是,香港人大都會說英文,而且很多人說得很流利。我在超市購物要結帳時,可以勉強用文法不通但別人還可理解的廣東話,問蘋果買三個或四個才有折扣。不過收銀員看到我後面排隊等待的人,已經開始將我的東西裝進袋子裡並告訴我總金額;這場交易就是用我的母語英文完成的。使用英文又快又方便;使用廣東話,可能因為我的程度不夠,而耽誤其他人的時間。

所以,有時我還是選擇用英文,儘管我知道學習語言的唯一方法,是要找機會盡量講,也不要怕講得不好。可是我也擔心,當對方明顯會英文,我如果堅持說廣東話,是否會冒犯對方?當然,我對巴士司機說 Thank you.,他聽得懂;我對旺角商店的店員說 How much?,他也懂我意思。我如果說「唔該」或「點賣啊?」,他們可能也會直接用 Youre welcome10 dollars 來回答。香港人對自己的英文能力是有很自信的。

 

社會企業週

展現關懷社會的力量

 

 

許恩得

台灣社會企業永續發展協會理事長

 

2018年12月14日,「台灣社會企業永續發展協會」於東海大學舉辦了「社會企業週」,而且頒發了「社會創新」、「社會企業競賽」及「創新構想」三個獎。透過「社會創新」獎尋找社會的創新典範,藉由「社會企業競賽」獎與「創新構想」獎幫助年輕人搭建創業的舞台。這些獎項能順利產生,是因為有許多關懷年輕人的評審委員願意付出辛勞。

起初神創造天地,第一天就是創造了「光」,分開光明與黑暗。第一次舉辦的社會企業週,以「光」為主題,希望能幫助台灣挖掘創新的亮點,進而「匯聚光源 照亮未來」。此外,「光」可以引導未來的方向。希望藉由這個主題提醒年輕人:社會正快速轉型,新的科技會讓商業、教育、生活與工作都出現本質上的變化,我們需要再次省思生命的意義。我們要善用人工智慧、區塊鏈、大數據、物聯網的技術,也要持續關懷社會的需要。

商業未來趨勢家Brett King說:「金融常在,銀行不在」(Banking everywhere, never at a bank)。同樣的邏輯可以運用到每一個產業:「教育常在,大學不在」(Education everywhere, never at a university)。「商業常在,公司不在」(Business everywhere, never at a company)。這個趨勢引導我們要從商業、教育、生活或工作的本質去思考創業的機會。

歷史學家 Yuval Noah Harari引導我們去思考一個問題:「人類還有什麼能力勝過人工智慧?」他說,除了身體及認知能力之外,沒有其他領域勝過人工智慧。如果Harari的警告成真,就代表有許多目前的工作將會被人工智慧取代。如何關懷將失去工作的人,並幫助這些人得到貢獻社會的機會,也是很好的事業。

成功的創業家都有持續關懷社會及解決社會問題的習慣與熱誠,而且從關懷周遭的人、事、物開始。如果要做對社會有意義的事,不必擁有某些職位。我常舉台灣社會企業永續發展協會的常務理事陳國華先生為例,他籌辦了該協會,並積極投入協會之創業提案競賽、教育訓練、創業輔導、社會創新獎評審的工作。雖然他沒有擔任理事長,我卻常向人介紹他是實質的理事長。

 

高飛人生

脫離舒適圈,踏上奇幻冒險旅程!

 

 

董姿嫻

 

在健豪印刷實習的這一年,真的是一趟很神奇的冒險之旅!由於自己是美術系的學生,剛要進入印刷公司實習時相當猶豫,害怕不同的領域自己沒有辦法勝任,但抱持著一定要學習到印刷專業知識的初衷,鼓起勇氣接受這個挑戰。這一年過去,證明了一切的煩惱都是多餘,全新的領域才是真正能夠磨練自己的機會,只要努力,一定會勝利的!

剛進入健豪印刷的第一個月,我被安排到公司第一線-海報部,學習公司一切相關基礎知識,並被賦予一對一的專屬訓練,讓我瞭解到公司對我這位實習生是如此地重視,我便下定決心一定要盡自己所能,全力以赴地學習!在海報部的三個月裡,透過審查客戶稿件讓我在腦海中累積了大量的知識庫,也學習到所有公司產品的基本知識。後續幾個月中,我連續到七個不同部門學習。由於公司是24小時輪班制,早晚班連續交替的上班時間真的很辛苦,每天回到家中看著自己的黑眼圈時,常常會有想要放棄的念頭,但回想自己進入這間公司的初衷,就會告訴自己一定要堅持下去!

實習的最後一站來到了我最嚮往的設計部門,在這裡我開始受到專業的設計訓練,學習到各種製圖軟體的應用,像是Adobe的三大程式:Illustration、Photoshop、InDesign,透過不同的專案,讓我能自己去摸索這些程式的主要功能與特色,幫助我完成各式各樣主管交付的任務。同時,也開始學習製做廣告稿件以及接下公司外稿的案子。這些實務經驗真的非常可貴,讓我的在設計領域內有突破性地成長。

由於自己本科系的畢業製做主修繪本創作,很感謝許恩德教授當初推薦我至印刷公司實習,讓我可以學習到許多紙張材質的特性、書籍裝訂的製作、檔案發印的規則等等,讓我在實際製作繪本時能注意到更多細節。我一直希望自己不只是繪製插圖,更希望所編寫的故事能夠符合孩子們的閱讀次序,紙張與版面的配置能讓讀者們感到舒適,期許自己能夠做出一本好的繪本,在健豪印刷裡面真的如自己所願將此項目標達成了。

實習結束後,我順利在實習的公司轉正職職務,非常感謝這一年的實習經驗,讓我在畢業後不用從頭來過,能夠直接上手正職人員的所有工作內容。同時,也因為實習期間曾到各個部門學習,讓我更了解公司的整體運作,在協助主管處理案子時,不論是在工作能力上或是人際關係上都能更加得心應手。

「奮鬥就是幸福。不進行奮鬥不會得到任何結果。既沒有上進,也沒有喜悅。不能夠鍛鍊生命。」很感謝健豪印刷公司提供我學習的舞台,讓我能學習到這麼多的專業知識,更打開了自己對印刷的眼界。感謝每位對我疼愛有加的主管,在各部門學習的過程成為了我成長的養分,更讓我了解到待人處事的重要性。一個因緣際會,讓我在這一年裡得到的遠比我想像中的更多,回想起這一切真覺得很不可思議,是很成長、很充實的一年!希望各位學弟妹們能譜寫自己的未來藍圖,踏出舒適圈,勇闖一段屬於你自己的冒險旅程!

 

社會企業觀察

無設限越界玩人生,亞西跨文化國際展演工作室創辦人蔡佳恬

 

 

講座名稱:東海大學社會企業研討講座

講座時間:107年3月13日

 

每個人隨著年紀和社會化程度的不同,當認識愈多新的人,我們就愈習於用各種定義去界定一個人的身份和識別,比如:讀中文的必然去當老師、編輯,而做商的就該繼續從商賺更多錢。可偏偏蔡佳恬這位中正大學中文系畢業,在學期間是中正思沙龍總監的女文青,卻不是這套標準的信奉者。

當年那位讀中文搞思沙龍的她,畢業後先在顧問公司當專案管理師,研究她最怕的化工產業,接著跳去科技業做人力資源;看似順風順水的做著,仍敵不過心底文藝魂的召喚,把工作給辭了去英國拿了跨文化溝通碩士;你以為頂著旅英碩士光環的她,回台後理當轉入什麼相關領域,可讀完碩士回台的蔡佳恬繼續在商界打滾,先在餐飲集團擔任特助,後來鑽入台灣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和新北市社會企業發展中心成為執行長,在一連串看似跳TONE卻有跡可尋的職涯後,終於她選擇落腳在社會企業。

 

關於界線這件事

主修中文的蔡佳恬,大學時期完成不少中正大學的「第一次」,比如創辦中正思沙龍,把龍應台和柯錫杰給邀去嘉義民雄。讀中文的她也不似只顧埋首文學裡的飄飄仙女,她有計畫且雜食性地吸收各學系的學問,熱愛各式表演藝術,可以北上看表演後,再凌晨搭夜車回嘉義趕隔天一大早上課,辦活動的她特講究KPI,比商學系還商學系。對她而言,世上的線是人給畫出來的,而界線是模糊的,連牆都是可移動的;她自在穿梭在各個領域與空間裡,東跑跑西做做,四處遊走交朋友,帶著學生時期累積的經驗,一步步成為現在的模樣。

 

社會企業起點

現在的蔡佳恬是A2C (ArtsCross Cultures) 亞西跨文化國際展演工作室創辦人兼執行長,串接她鍾愛的表演藝術和社會企業。自從在英國求學接觸到社會企業後,這顆種籽就開始在心底萌芽,回台後發現台灣對社會企業的概念停留在單一國家與農業領域的思維裡,似乎農業就代表社會企業這和她在英國的觀察大不同。她認為社會企業關心的是世界,因為這世界和每個人習習相關,也更激發她想為台灣社企打破界線的念頭。

然而,誰的人生沒碰上一些掙扎與難題呢?看似大無畏且勇闖直前的蔡佳恬也遇上了。回台後,心心念念想加入社會企業,一邊工作一邊北上上課了解台灣社企的運作模式;終於機會來了,老天爺如她所願賞了敲門磚,她受邀加入台灣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然而此時的她卻猶豫了。

她大笑地說:「我做過NGO,但也抗拒NGO,並不是討厭,而是組織型態:沒效率、工時長、沒有人才培育與傳承計畫、資源運用不到位,這些都是我最厭惡的。」在思考兩個月後她決定接下,也促成日後她成立自己的工作室。

 

表演藝術與社會企業

不喜墨守陳規、不愛制式做法的蔡佳恬,即便做社企也是擁有自己的風格─從她最愛的表演藝術切入,成立以表演藝術為主的社會企業。對她而言,社會企業從來就不單以台灣這座島嶼思考,當世界把表演藝術的眼光放向歐美,她則去馬來西亞、日本駐點,希望台灣走出去和世界走進來。 

她直白道出台灣藝術創作者的困境,「家裡不支持、學校支援系統不夠,學門選擇過少。」她觀察台灣近年國中才有表演藝術課,而社會不支持、經濟不支持的結果,迫使台灣眾多的表演藝術家白天得找正職,表演藝術只能是假日的兼職。藝術表演當然可以是兼職的娛樂,但若要成為專業,一定需要時間精力的投入;可是台灣的藝術工作者常是生計考量為先,需先顧好肚子與銀子後,才有餘力從事自己最擅長的事,而經濟上的不支援,產生體力與表演人才專長上精進的危機,造成整個產業品質往下滑。

 

讓表演藝術跨界混搭

 

「創作者不能只低頭小眾專注創作,必須要有產業的概念。」

 

她想成為幫助藝術家們打破彊界的人,她想做的是,為看似高冷的表演藝術界建立產業鏈,形成一個良好的生態系,A2C則是扮演產業中的協助者、串連的角色。在她手裡,表演藝術成了各式混搭,於是有了「表演藝術X______」的組合,而這個______可以是:國際論壇、國際旅行、社會企業交流、行銷活動或講座等等。她始終相信戲劇和表演藝術能療癒人心,且是最容易打動人心的方式,以這樣的手法帶入社會議題,讓表演和社會議題都能更接近人與生活,讓藝術創作者的價值被看見,藉由民眾的支持帶來收益,而表演藝術產業則能持續成長。

 

那些世俗的人生定義

總是走在很前面的蔡佳恬,談及成功自有她的一番認知,「過想過的生活,不匱乏的物質生活,為了理念做想做的東西,但不能把生活與生計棄於不顧。」這是一名學中文,但卻沒有太多傷春悲秋或浪漫不切實際思考的女子。

那麼快樂於她又是什麼呢?

總是哈哈大笑、說話語氣直白且篤定的她,很認真的回應「快樂是不外求於人,是不管別人如何評價或對待,自己發於內心真正的快樂。」

骨子裡的蔡佳恬其實是名創作者,她的作品除了A2C外,更多是自己的人生,不喜歡被定型、限制和侷限,相信人的潛能無限,她帶有超級樂觀的思考,希望現在和未來都能以自己“會”的創意方式幫助這世界,因為「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對她而言,人生不狹窄,在她身上深深體現「君子不器」,不管大學主修什麼都是一個出發,在長長人生路上,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會累積能力和經驗值,那些走過的過程會慢慢養成現在的自己,也會成為一個人所擁有的能力。與其擔憂有用無用,或去算計價值報酬,不如盡力做好每一件事與演好每個角色。在這經濟不振、青年集體焦慮的時代,蔡佳恬宛若做了示範告訴青壯世代,去盡情摸索、探究你的興趣吧,去做你想做的事吧,去證明你自己吧,停止懷疑與思考,用行動告訴這世界你可以。

 

++++++++++

「社會企業研討講座」由東海大學會計系許恩得教授授課,「台灣社會企業永續發展協會」贊助。透過本課程讓學生了解社會企業的理論與運作,並邀請社會企業主分享經營理念、品牌行銷與產品服務、研發創新等營運模式,進一步帶領學生提出創新的商業模式來關懷社會與環境,以達解決社會問題之目的。

 

圖文內容皆為東海大學國際職場實習發展中心所有